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的王小波

2018-12-07 19:43:41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的王小波 4月11日是王小波逝世15周年,媒体纷纭发文纪念,李银河女士发表《王小波的意义》1文,算是把这股纪念推向了高潮。

熟悉王小波的读者都知道,他有一个雅号——“文坛外高手”。

他不是文学系的学生,也不是作协会员,写作之初就在体制外面玩,辞了北大的教职成了自由撰稿人。

王小波生前乏人问津,死后成了一个现象,化作一个标榜“特立独行”的符号,甚至还豢养了1帮的“门下走狗”。

如今,文化人的圈子里,不说几句恭维王小波的话来,就无法证明自己与众不同。

可笑的是,很多挺王小波的人自己就在体制里混,当年也许还说过几句不屑他的话来。

有思想的人夸王小波,没思想以为自己有思想的人也夸王小波,从这个意义上讲,王小波确实很有意义。

笔者不才,也是王小波意义发现者中的一个。

回想当年,听说王小波这个名字时,先生已经作古,那还是刚上大一,我意外在一个男生的被窝里发现了王小波文集,和很多王小波迷的阅读经验差不多,那是1本湿乎乎的盗版书,描述精彩的几页已经翻得面目全非。

我那时还有些不谙世事的青涩,觉得读小说是件很高雅的事,但王小波的小说不仅将我深深打击,而且深深将我吸引,终于,在周围人不良的微笑中,我感受完了王小波的意义。

盗版的王小波文集后来传得不知所终。

我们那一帮男生,虽然自负是文学科班,多数人大学四年认真读过的书还不超过5本,王小波作品能获得这么高的传阅率,无疑是一个奇迹。

大一寒假,一个高中男生有幸找到我帮他辅导功课,他的语文成绩极差,常常不及格,为了燃起他对语文学习的兴趣,我推荐他看王小波的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害怕他父母说我“教唆淫秽”,我特意留个心眼,没敢告知他王小波写过小说。

没想到,《沉默的大多数》让孩子极为欣赏,激动得差点昏过去,他套用《1只特立独行的猪》那句话,我已经16岁了,除了王小波,还没见过哪个作家写得这么有意思。

闻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