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美国汽车公司豪掷数亿美元争抢人工智能专家

发布时间:2019-05-15 01:38:24 编辑:笔名

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竞争正变得愈发残酷。与无人驾驶汽车相关的法律纠纷近期大量出现就是明证。举例来说,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正在起诉其辅助驾驶功能Autopilot前总监斯特林安德森(Sterling Anderson)。

特斯拉称,安德森为同业竞争对手Aurora Innovations盗窃了数据,而Aurora Innovations的产品目前还没有真正成型。对特斯拉方面的指控,Aurora予以否认。

在特斯拉状告安德森的声明中,有几句话点出了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竞争本质和该行业所孕育的文化。

特斯拉称:为了实现快速的赶超,传统汽车已营建了一种迅速致富的环境。一些只有演示样品的小型程序员团队开出高达十亿美元的高价。Cruise Automation是一个只有40人的公司,但通用汽车在2016年7月出价近10亿美元对其进行收购。2016年8月,打车应用鼻祖Uber收购了另外一家小型无人驾驶初创企业Otto,这家公司只创建近七个月,但身价超过了6.8亿美元。

Otto目前是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公司Waymo状告Uber的关键。Waymo称,Uber窃取了其专利技术。

为何这些籍籍无名的微型创业公司能卖到如此高的价钱?人工智能专业人士称,这些收购与初创企业的技术无关,买家看中的是其公司所拥有的人材。

当下,有关深度学习方面的专业人士实在是匮乏,而深度学习却是高端无人驾驶技术的关键,这种技术要优于传统的编程,其能够使得汽车以更快的速度学习安全驾驶。

蒙特利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约舒华本吉奥(Yoshua Bengio)表示:需求的增长要比我们培养这方面的博士,甚至硕士的速度快很多。行业对这1领域的兴趣呈现爆炸式增长,就像大草原上蔓延的野火。

需求的增长

机器学习在过去5年中得到了极为快速的发展。

去年3月份,Google DeepMind研发的程序在异常复杂的围棋比赛中击败了世界。此前,围棋一直被认为是人工智能难以攻克的题目。因为其变化多过宇宙原子。

这并不是人工智能所取得的成就。今年1月份,由卡内基梅隆大学开发的人工智能Libratus击败了世界4名德州扑克高手,获得180万美元的奖金。

随着人工智能领域快速发展,各大公司一股脑扩大其人工智能团队的规模。

卡内基梅隆大学人工智能副研究员杰夫戈登(Geoff Gordon)表示:由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得到发展,企业一直在招募这方面的教授。

不过,车企在人工智能特别舍得投入,因为他们与传统科技企业相比,在这方面起步较晚。

由于深度学习运用范围广,其不仅仅限于无人驾驶汽车,汽车制造商不得不与同业对手,甚至是传统科技企业展开竞争。

会计事务所毕马威在2016年发布的报告称,拥有10名以上深度学习领域专家的企业只有28家。而且,六家科技公司雇佣了行业54%的专家,它们分别是谷歌、微软、NVIDIA、IBM、英特尔以及三星电子。

毕马威汽车行业负责人加里希尔伯格(Gary Silberg)表示:汽车行业中传统势力和人才是他们产品研发的基石。因此,车企还是会从工学院招募出色的机械和电子工程师,他们是产品研发的组成部分。

希尔伯格表示,现在还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马上招募人工智能的天才和计算机科学家,并期待他们立即融入车企。

瓶颈效应

2015年3月,Uber掏空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中心。Uber挖走了逾50名专家,其中包括安东尼斯坦茨(Anthony Stentz),后者在过去的四年半时间里一直担负该中心的主任。

数月之后,Uber宣布与卡内基梅隆大学成立战略合作关系,并针对无人驾驶汽车创建Uber高端技术中心。

久负盛名的深度学习专家吴恩达在2014年离开斯坦福成为百度首席科学家。百度已获批在加州展开无人驾驶汽车测试,并已在中国进行了测试。

人才外流之后,各大高校纷纷努力弥补留下的空白。

本吉奥表示,企业以这样的速度招募人工智能方面的人才,导致了瓶颈的出现,因为不可能以这种速度培养人材。本吉奥被认为是深度学习的先行者。一般情况,攻读人工智能博士学位所花费的平均时间约为五年。

由于教授都离开学校,到科技公司和车企就职,这一问题逐步被放大。

本吉奥教授表示:这1领域人才需求出现增长,但瓶颈在于没有足够的学术实验室,没有足够的教授对希望从事这一领域的学生进行督导教育。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戈登表示,希望攻读深度学习的人数在增加。在未来一学年,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机器学习博士学位收到了800份申请,而仅仅两年前才只有300份申请。

本吉奥说,蒙特利尔大学每一年有600人申请攻读机器学习专业,而他只能带约20人。

机器学习所引发的热潮令人鼓舞,但由于教授人数有限,其扩招的规模也非常有限。

本吉奥表示,这个行业的专业人士本来就少,他们其中的大部分还被企业挖走了,现在较数年前相比,教授的人数就更少了。

水涨船高

人工智能人材的短缺意味着这些专业人士身价倍增,而拥有这类人材的初创企业,他们常常能够满足大企业收购的需要。

通用汽车在2016年斥资5.81亿美元收购了初创企业Cruise Automation。Uber去年8月份花费6.8亿美元收购了无人驾驶卡车初创企业Otto。

近,福特向匹兹堡初创企业Argo AI投资10亿美元。这笔投资将在未来五年内完成。

福特人力资源总监朱莉洛奇-贾勒特(Julie Lodge-Jarrett)表示,针对Argo AI的投资表明,随着市场对人工智能专家需要的增长,为招募和留住人才,该公司将如何改变其战略。

洛奇-贾勒特表示,该公司对于科技人才的需求正在增加。例如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该公司也更加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并看到针对这些特殊人材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洛奇-贾勒特称,该公司还在寻求收购大量人材的机会,由于其有助于未来的招聘工作。

Argo AI创始人之一为布莱恩舍尔斯基(Bryan Salesky),这人曾是谷歌无人驾驶汽车部门的硬件负责人。该公司的另外一位创始人皮特兰德(Rander),此人曾是Uber无人驾驶汽车中心工程总监。

这类关系使得福特以后能更加容易雇佣这类人才,而他们此前通常是为科技行业巨擘工作。

本吉奥表示,针对Argo AI的投资表明了过去数年市场的运作模式。

本吉奥说:令人伤心的是,大部分这类行为纯洁是为了招聘。这对经济发展是一种损失,由于这些小型初创企业被大公司整合后,其原有项目难以继续。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资源和投资的浪费。

经期延长腹痛吃什么药好
月经后期的颜色
经期延长该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