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三峡总公司爆接洽杨国强

发布时间:2019-06-27 11:00:12 编辑:笔名

  三峡总公司爆接洽杨国强

  本报 袁晓澜 北京报道

  正在为整体上市做准备的央企中国三峡开发总公司(下称三峡总公司)新招出手。

  10月15日,三峡总公司在陕西蒲城100万吨二甲醚项目开工奠基,该项目是三峡总公司个煤化工项目。

  而日前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三峡总公司第二个煤化工项目也正在酝酿当中,目标直指产业政策敏感的煤制油项目。

  投身煤化工遭质疑

  以水电开发为主的三峡总公司投身煤化工并非一时冲动。

  10月21日,三峡总公司处处长潘红艳告诉《华夏时报》,三峡总公司一直在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其发展战略进行滚动研究,并将煤炭资源开发、煤化工、风机设备制造和生物质能等作为今后战略投资目标。“未来年内以一次能源为主的格局还不能改变,适时进入煤炭、煤化工行业,可以使企业更加多元化,这也是公司在未来能源结构变化的格局中处于优势地位的一种战略布局。”

  据了解,陕西蒲城的煤化工项目,由三峡总公司和陕西煤化工集团共同投资79亿元,将生产甲醇150万吨、二甲醚100万吨。

  虽然是次尝试煤化工项目,但三峡总公司却并不害怕技术方面的问题。“我们只是作为投资方,不参与项目的生产经营环节。”潘红艳说。

  然而,在石油价格波动和二甲醚行业标准未出台的前提下,新建的二甲醚项目都不免受到质疑。

  “由于金融危机前全国对能源的强劲需求,不少企业看到了醚醇燃料作为石油替代能源的商机,纷纷上马项目。但是石油价格一波动,消费者就没必要再去买替代能源了。因此一次能源的价格起伏有时对醚醇燃料行业会是致命的打击。投资这个行业,要做慎重的考虑。”

  北京和君创业咨询公司煤炭专家岳三峰特别建议,现在的金融危机可能会引起经济减缓,对能源的需求减少,企业不要上马大型煤化工项目,手持现金过日子。

  不过,这也可能是一个机会。“化石燃料的不可再生刺激了企业投资二甲醚,往后石油和煤炭的量会越来越少,价格会越来越高,三峡总公司对二甲醚行业的投入,会在未来得到回报。”上海亚化咨询公司煤化工专家夏磊告诉,“投资的信心,其实也来自于对产业政策的信心,相信国家会出台行业标准来规范产业发展。不过,二甲醚的行业标准正在制定中,并且还需要二甲醚与LPG配气的标准以及储运标准配套,然而这一整套程序不可能很快到位,其中还涉及与油气销售终端的利益博弈,目前的销售都处于私下的状态,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和正规的销售渠道,这对于新兴的二甲醚产业来说,又是一个风险。”

  昭通项目煤制甲醇先行

  “未来企业的投资方向还会瞄向煤化工领域,目前正在接洽的是一个云南的煤化工项目。”潘红艳介绍。

  而从多方了解到,这一项目恰是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投资的云南昭通煤制油项目。据悉,该项目位于云南省昭通市,由三峡总公司、云南煤化工集团、杨国强个人投资的创源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昭通市政府四方共同发起。

  “杨国强自己将投资20个亿,他的想法是能尽快出油,尽快获得回报。云南煤化工集团和三峡总公司都是国企,他们则希望研发出一种好的工艺,突破煤制油产业化生产的难题,得到国家的认可。”该知情人介绍说,这也是四方正在讨论的焦点。然而,受困于政策、技术等多方因素,该项目合作四方正在协商当中。

  “用什么工艺在做,什么时候能产业化出油,产出和回报是多少,都需要商讨确定以后项目才能终敲定。”该知情人士说。

  原来,昭通拥有81亿吨的褐煤储量,而褐煤是在煤化工中活性比较好的一个煤种。这个项目初是由三峡总公司和云南煤化工集团发起,想要建一个3000万吨产能的煤矿和500万吨的液体燃料项目。

  今年6月底,随着杨国强个人资本的加入,杨国强也带来了广东这家顺鑫煤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拥有“热熔催化法”工艺,能比国内其他工艺节约近一半成本。由于此技术在国内尚没有中试的实验室,因此云南煤化工集团和三峡总公司比较倾向于由云南煤化工与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研究的工艺。此工艺路线与神华不同,是由煤制甲醇后,由甲醇脱水制得汽油。该工艺已在云南煤化工集团所属的解化集团取得了3500吨/年试验的成功。

  另外,今年9月份国家发改委发文,仅保留了神华两个煤制油项目,其他的项目都一律禁止。而目前油价更是跌宕起伏,让参与煤制油项目的企业也随着油价翻江倒海。而由三峡总公司参与的煤制油项目,也有了些许的调整。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目前该项目的发展将分两步来进行:先生产100万吨甲醇的工程;再由甲醇制得40万吨汽油。由于昭通褐煤都是露天的矿,因此煤炭资源取得很容易。让这个计划有实施保障的是:云南煤化工集团已获得了100万吨煤制甲醇的“准生证”,资金方面云南煤化工集团的出资将是多的。

  10月21日,从云南煤化工集团办公室负责人处证实了其正与三峡总公司磋商昭通煤制油项目的事情。

  而就在10月16日,中国科学院与中国三峡总公司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其中的内容就包括了双方在清洁煤化工关键技术的合作,而昭通煤制油项目极有可能使用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的甲醇制汽油的技术,这也为三峡总公司进军煤制油埋下伏笔。

  至于昭通煤制油项目建成后的“准生”问题,上述知情人表示并不太担心。由于在山西煤化所的煤制油实验中,云南褐煤是14种煤炭中转化率的煤种,因此2004年云南的先锋煤矿500万吨煤制油项目得到了国家的批准。后来由于投入资金太大而“流产”。如果昭通的煤制油项目能敲定下来,可以通过向上级部门申请,把先锋煤矿“准生”名额转而交给昭通。

  华夏时报订阅

  北京() () 上海(021) 深圳(0755)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11185

小孩老是便秘
一岁半小孩便秘怎么办
治疗小孩便秘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