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倒号团伙为抢地盘群殴被端掉

发布时间:2019-02-27 18:06:47 编辑:笔名

倒号团伙为抢地盘群殴被端掉

绰号叫“阿龙”的庄某从号贩子处学到倒卖专家号的手段后,纠集20多名闲散人员组成团伙,在位于海淀区的空军总医院,以打骂等暴力方式垄断“倒号市场”。为管好手下,阿龙甚至派人闯入民宅,暴打徇私的团伙成员,将对方逼回老家。在一次抢占地盘的群殴后,阿龙团伙被警方端掉。

前天,庄某等7名团伙主要成员被海淀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起诉,其余10余名团伙成员均被劳动教养或拘留。

招兵买马壮大队伍

阿龙今年28岁,是河南人,于2009年底来京务工,但一直没找到合适工作。去年年初,阿龙看好在医院倒卖专家号获利的赚钱方式。

去年3月,为学习经验,阿龙找到经常盘踞在空军总医院的号贩子郝某,并请客吃饭向对方讨教。郝某曾多次被警方处理,打算金盆洗手,他见阿龙态度诚恳,便将自己的经验统统传授给阿龙。

出徒后,阿龙主要倒卖皮肤科和骨科的专家号。

起初,阿龙同其他号贩子一样,每天从医院下班就守在门诊楼前,通宵排队等着挂号,然后再高价卖给患者。由于势单力孤,他往往抢不过其他的号贩子。

为垄断市场,阿龙将在打工时认识的武某、康某等人拉来入伙儿,并花钱雇医院附近的闲散人员一起排队。团伙逐渐壮大后,每天有二三十人为阿龙排队挂号。阿龙将自己的手下分工,有看场子的,有内部监督的,有管理倒号的。

出徒后打跑“师傅”

在排号的过程中,负责看场子的人会将其他号贩子赶出队伍,一些排在团伙成员前面的看病患者甚至也遭到驱赶。如果对方不服,看场子的人便一拥而上,摆出要动手打人的架势。在将挂来的号兜售一空后,团伙主要成员开始发放工资。

一个月后,阿龙发现郝某依然出现在医院附近,便再次约见郝某。刚一见面,阿龙便大骂郝某说:“医院里的大号(专家号)都被谁弄去了?”随后,阿龙一方的七八名男子一拥而上,将郝某打倒在地。从那之后,郝某再也没在空军总医院附近出现过。

徇私者被赶出北京

据了解,该团伙一天收入在5000元至1万多元之间。通宵排队的人一天30元钱;负责向患者卖号的人一天80元钱;看场子的人一天100元或者200元,剩下的钱由阿龙支配。

在整个倒号团伙的运作过程中,关于利益分配问题一直是团伙头目阿龙的一块心病。为了让团伙成员都能满足自己的酬劳,阿龙曾专门召集团伙主要成员商议分配方案。在团伙中,人数多且辛苦的是负责熬夜排队挂号的人,他们收入少,因此“这支队伍”很不稳定。阿龙有时会发现,他的人已经控制了挂号窗口,但自己收上来的专家号时多时少。他派人暗中观察,发现团伙中的杨某夫妇徇私扣留专家号,然后私自倒卖。

杨某夫妇自团伙成立时便加入其中,妻子史某通宵排号,丈夫杨某负责倒号。一个专家号有时能为团伙赚取1000多元,但夫妻俩一天的收入只有100多元。杨某夫妇对分赃不满,便开始私自倒号。

在团伙头目阿龙看来,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处理办法,那就是使用暴力。

去年5月的一天晚上,阿龙派出的两名黑衣男子闯进杨某夫妇的暂住地,一人将杨某按倒在床一顿毒打,一人持砖头将史某当场打晕。事后,杨某夫妇被迫离开北京回老家安徽。此后,阿龙的倒号团伙内再无私自倒号的情况。

团伙为抢地盘群殴

去年5月中旬的一个傍晚,团伙中一个绰号叫“大个”的看场子男子拨通阿龙的,称有五六个陌生面孔前来排队拿号,有找在抢地盘的意思。

闻讯后,阿龙在一个小时内召集了二三十人。时至深夜,这些人统一着黑衣、黑色帽子、白色手套和口罩出现在医院门口,对排在队伍中的一些人拳打脚踢。监控录像显示,当时的场面非常混乱,排队拿号的人四散奔逃。

阿龙的团伙逐渐形成规模,形成垄断。该团伙的举动也引起了海淀警方的密切关注。在这次大规模冲突后,警方更是加快了工作节奏。

去年6月,经过前期的周密侦查,警方在掌握了阿龙倒号团伙的组织结构及犯罪证据后,一举端掉了阿龙倒号团伙,抓获团伙头目阿龙及主要团伙骨干20余人。

目前,除10余名团伙成员被执行劳动教养和拘留外,7名主要团伙成员均已被检方提起公诉。

本报 穆奕

(:SN034)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积食咳嗽怎么办
发热高烧不退有什么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