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仙皇 第98章 火之传承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2:20 编辑:笔名

仙皇 第98章 火之传承

风羽道,“火谷作恶多端。慕兄弟你有大气魄,敢单枪匹马闯进火谷!”

慕飞文摇头,“兄台谬赞了,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风羽眼睛一转,道,“武心。”

慕飞文看着风羽,疑惑道,“不知道武兄弟为何会出现在火谷附近,当时还打扮成火谷中人的样子。”

看慕飞文的样子,必然是和火谷有深仇大恨。不然他不会不顾身家性命闯入火谷的。

之前风羽救他时

,他就显出一股毫无畏惧的豪气。风羽便有了交友之心,他知道这是可交之人。

而且,他们还有共同的仇家火谷。

风羽埋下了头,他低声道,“我的家族早就被火谷灭了,我此去火谷,只为报仇!”

他说的全是实话,只是没说他是风羽。

慕飞文一听这话,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他对风羽道,“想不到我与武兄弟竟是同病相怜。”

他喝了一口茶,淡淡道,“我七岁那年,整个慕氏家族全被火谷屠戮殆尽,只剩下我一个。”

“十年来,我日思夜想的就是报仇二字。”

风羽拍了拍他的肩膀,“飞文,放心。总有一天火谷会被我们夷为平地。”

有了共同敌人,便有了共同语言。接下来风羽让酒楼老板上了一桌菜,两人把酒言欢,十分惬意。

酒过三巡,风羽有些疑惑。当时在逃跑路上,慕飞文想交给他的那个火谷的玉石是什么。

于是他开口问道,“飞文,你在火谷带回来的玉石是什么呀?”

慕飞文一听,便把那个玉石拿了出来,扔给了风羽。

风羽打趣道,“飞文,这么相信我。不怕我拿着这个东西跑了?”

慕飞文摸了摸脸,他对风羽实在没话说,他回答道,“这是关于火之传承的一些记载而已。你想要送给你就是了。”

慕飞文说的是心里话。再说,他也不相信风羽对他的那块玉石有想法。

若是风羽针对那块玉石有想法,今天上午他完全可以拿着那块玉石就走。没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先救下他,再来抢玉石。

不过,风羽听到火之传承四个字后眼睛就是紧盯着那块玉石。三大传承之一的火之传承。

这可是无价的瑰宝!他已经拥有风之传承,虽然现在还不清楚风之传承的具体作用。

但是他从风尊留下的那段回忆,风尊一个人化作一道飓风粉碎天宇,足以见证风之传承的不凡。

风羽激动地问道,“你说什么?火之传承?”

慕飞文认真道,“是的,但这只是关于火之传承的记载而已。”

“当时我看这块玉石旁边写着火之传承,就顺手拿了过来,但是没想到只是记载。”

“不过,这玉石之中记载的东西,有很多让我震撼和不解。武兄一看便知。”

风羽接过那块玉石,将神识透了进去。一股画面进入了他的脑海,一股赤白交加的火焰在跳动。

那团火焰散开,化为几行字。

上古大战,炎黄赤子私通尘界,欲陷人界于万劫不复之地。一绝代强者得知此事后,强诛两人界叛徒于无火涯。

其残余势力几经辗转,便就是如今的火谷。传闻,火之传承被那位绝代强者注入一绝代天女的尸身中。

若是能找到那具女尸,取出火之传承,再修火之古法。即可获得毁天灭地的力量。

字幕散开。一组画面传来,但画面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隐约间,一个浑身朦胧的黑发男子与两个身着火红色衣服的男子在天外对决。

风羽断定,那两个红衣男子就是炎黄赤子。那两个红衣男子浑身垂下道则万缕,天际星辰爆碎。

一道红的发白的火浪如同波浪一般向周围扩散。火浪过处,星空扭曲,一颗颗星辰化为熔岩。

这是火之传承的力量!天下皆焚!

那个黑发男子浑身碧光闪烁,突然间他的身体变成了玉石状。仔细一看,他就是一个玉人!

火之传承的火浪席卷而过,那个黑发男子就屹立在虚空中,不动如山。

看到这一幕,风羽心中非常激动。这个黑发男子是武修,也唯有到了那种神一样高度的武修才能无视这毁天灭地的至强一击。

那是武修到了的表现。但风羽笃信,那不是武极动天。

当年在他选择武修这条道路的时候。武人就给他看了开天辟地人,也是武极动天人盘古的战斗烙印。

那个将身体化为玉石状和武极动天差别很大。但风羽看着那黑发男子,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源于血脉的熟悉。

难道这是上古后期武道一脉的高手?武道一族转法修武,并且成功。这种大事,按理来说古籍上应该有记载。

风羽随即释然,上古之前的历史,几乎都被抹去了。就更不谈他们武道一族的历史了。

他收回了思绪,继续看着这场旷世大战。那个黑发男子的胸口的一个大血洞分外明显。

刚刚风羽一直关注着这场大战的,炎皇赤子和那个黑发男子没有任何接触。

况且,修武修到,肉体无双。要对这个修武修到的黑发男子造成如此伤害,必定是绝世一击。

但是炎皇赤子分明没有打出这种程度的攻击。因此风羽断定,这个黑发男子刚刚经历过一场异常惨烈的大战,所以才受此重伤。

以重伤之躯,前来击杀两名神话人物。这等气魄不禁让风羽肃然起敬。

星空中法诀飞舞,道则纹络密布,无数条火之漩涡向那个黑发男子绞去。

火之漩涡经过的虚空一阵阵爆碎,这是绝杀的一击。

那个黑发男子右手蓝zǐ光闪耀,仰望着星空中的火之漩涡,从容不迫,尽显风范。

当无数条火之漩涡快接近他的那一刻,整片星空都暗了下来。他抬起右拳,星空寂静,万物俱息。

那个拳头看似极为缓慢,实则已快到。

星空颤抖,空间就像飞羽一样一片片碎裂。一股强大的威压传来,压迫着风羽。

风羽就像置身于那片星空一样,他的心脏像是受到了重击一样,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很显然,他修为太低,他已经无法在再承受那股战斗的威压了。百万年前的战斗,影响至今,可见那场战斗有多么恐怖!

当风羽收回神识后,慕飞文正满脸诧异,“武兄,你怎么了?难道你强行观看了那场大战?你没事吧?”

当时风羽将神识探入玉石中的时候,他原本以为风羽会马上出来。

但他等了很长时间,风羽都没有动静。这种情况,他又不能强行打断风羽,否则风羽很有可能神识受损。

因此他只能静静等待,当他看到风羽吐血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风羽点头道,“我没事。可惜,那场战斗余波太强大了,居然影响到了现在!”

慕飞文惊奇道,“武兄真是真是奇人。要知道超出这是超出天地界限的战斗,强行观看这些战斗一般会受到天地规则的压制。”

风羽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心道,原来是这样。但是刚刚那战斗的场景是深深刻在风羽的心中。

他已经猜到了结局,炎皇赤子被那个黑发方男子诛杀。可惜的是,那个黑发方男子周身一片朦胧,风羽没有看清他的全貌。

现在,风羽更加确信,修武不弱于修魔。刚刚那个黑发男子应对炎皇赤子那绝杀的一击足以证明这一点。

他现在修为还不够,风羽相信,只要他的修为够高,就能将这场大战看完。他看着慕飞文,眼中有些不好意思。这块玉石,他还真想要了。

这场大战对他启发很大。若是有机会,他一定会看完,这是修武者的非常宝贵的经验。

慕飞文不是傻子,他当知道风羽的意思,他笑道,“武兄,你是看上这块玉石了吧。你拿去就是,反正也没多大用处。”

哗啦啦,风羽掏出了几百块下品灵石。他笑道,“飞文,这就当是我赔偿你的费用。”

这下慕飞文可不愿意了,“武兄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命都是武兄救的,这么说来,我欠武兄的救命之恩怎么算?”

看得出来,慕飞文是性情中人。风羽不好意思道,“飞文,这个玉石对我有大用,还请见谅。”

慕飞文好奇道,“你该不会是想要那个火之传承吧?三大传承都是传说中的存在,哪有那么好找的。话说火谷找火之传承都找了几百年了,至今都没有找到。”

“不过,我曾经听一些老辈人物提起过。曾经有一位玄门高手推演过火之传承的位置。”

“但是天地不容许凡人推演这等禁忌之物,所以便降下天劫。那个玄门高手在天劫降临前说了“上古”两个字后就被天劫劈成了飞灰。”

“上古。”风羽默念着这两个字。信息量太少了,无法确定具体方位。不过若是那个玄门高手有机会道明火之传承的具体位置,说不定火之传承现在已经被别人取走了。

不知不觉,风羽和慕飞文已经聊到了深夜。他挥挥手,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赤峰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临沧白癜风医院
泰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赤峰治疗睾丸炎方法
临沧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