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西部创业兴与劫:爆发式繁荣背后的泥沙俱下

发布时间:2019-07-23 03:25:47 编辑:笔名

西部,是荒土还是热土?这里正在承载着越来越多二三线城市创业者的梦想,他们希冀区别于北上广深的一线大都市,互联网为创业的地域局限被打破提供了更多可能性。西部也有着多所国内知名的科技类院校。但是现实与理想,是“巨头生存”还是“小而美”,是黄金热土,还是尚待开荒?钛媒体历时两个月调查,走访数十家创业者、相关创投和主管政府部门、行业协会,收集和梳理权威、全面官方数据,结合钛媒体统计和见证,深度呈现国内首份西部科技创业者生存状况报告。

上篇:机会风起云涌2011-2012年这两年,四川、重庆无论在互联网创业团队,还是相关投资和产值,都呈五倍以上增长

思虑再三后,伏勋荣开启了自己的第三次转型。做过电影,然后转到传媒,接着从党报到都市报,再从都市报到房地产垂直刊物,他在媒体已经呆了10多年。

然而,作为媒体人的他,此次要告别的恰恰是媒体。在将自己的经历清零后,他把自己投进了汹涌澎湃的移动互联网创业浪潮。

“若早几年则不成熟,而晚几年就没机会。”他认为,移动互联网至少将会统治未来十年时间,“我现在40多岁,因此十年对我已经足够了。”搭上所有积蓄,卖掉一套房子,再跟几个朋友共同凑些钱,在筹集到3000多万元后,他们成立了成都初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以LBS技术为基础,以成都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为内容,打造城市生活的互动高效促销平台——“哪儿有优惠”的公司,希望能通过线上、线下互动的平台搭建,为老百姓提供优惠、折扣、免费体验等促销信息服务,为中小商户提供高效的促销解决方案。

离开媒体后伏勋荣告诉同行:“当汽车发明之后,就不要固执于给马吃兴奋剂,企图让马跑过汽车,也不要企图把汽车发动机安到马脚上。正确的态度是,让马去参加各种表演吧,赶紧造汽车,而且还要造出更好的汽车。拥抱变化,是的应变之道。”

“移动互联网的硬件和软件环境越来越成熟,WIFI越来越普及,4G网络也在启动,随着硬软件的完善,在未来两年,移动互联网肯定会爆发!”伏勋荣告诉钛媒体,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拥抱新技术,等别人做了你再跟,蛋糕已经被分得差不多了!

在完成转型后,他将自己的QQ签名也改为“把杯中原来的水全倒掉,从零开始。老媒体人转向移动互联网,向所有人学习!”

变化来得太快,我们都措手不及!就在两年前,重庆市智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滨虹到工商局注册以“云计算”命名的公司时,登记人员有些云里雾里,希望他能将这个晦涩难懂的词去掉。

然而仅仅两年后,重庆云计算产业的发展已是如火如荼,2011年启动建设的两江新区国际云计算产业园,迄今为止入园数据中心项目已达5家,协议投资200亿元。

随着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重庆数据产业园、新加坡太平洋电信重庆数据中心、中国联通西部业务中心等在明年初陆续投入运转,重庆市将跻身中国主要的云计算聚集地,仅新加坡太平洋电信数据中心项目,就将启用1500个机柜左右的数据机房,约30000台服务器。

同样的情况在物联网领域也得到了体现。到目前为止,重庆已经引进了上海展讯、南天信息、清华同方、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等40余家物联网知名事企业单位落户,带动了整个物联网产业链的发展,迄今为止在重庆从事物联网研发、制造、运营的企事业单位达200多家。

配合物联网和云计算战略的实施,重庆还将启动20万个APP应用计划。谁能想到去年重庆APP开发团队只有50多家,现在就已经超过了300多家,其中成规模的有20多家,投资超过千万级的5家?移动互联网创业应声而起势!但是明年的情况谁又敢轻易预知?

同样是西部城市,成都的变化更为明显。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在2011年,成都仅高新区就已实现移动互联网产值超过600亿元。截至2011年底,成都高新区已聚集移动互联网领域相关企业近200家,移动互联网创业团队近500个,而在2010年只有100多家。

移动互联网的中国地图:北京——广州——上海——江苏——四川“重庆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从少量出现到大规模兴起,短短四年时间,国内移动互联网开发的全国格局便已基本形成,只不过西部这次抢占到了那么一丝机会!

在任何时候反应速度都决定了生存能力,移动互联网时代尤为如此!从少量出现到大规模兴起,短短四年时间,国内移动互联网开发格局便已基本形成,只不过西部这次抢占到了那么一丝机会!

据友盟发2012年第三季度移动互联网数据报告,在今年第三季度,北京的移动开发者数量,占到了全国的33.8%,继续保持的优势。北京排已不那么让人感到欣喜了,风投、人才、政策、传统互联网转型等等,聚集了那么多资源,想不突出都不行!

广东是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所在地。根据艾媒咨询的研究数据,广东手机上网用户渗透率超过60%,占全国比例超过1/6;手机上网流量年均增长率超过50%,月流量已超过1680T,流量占全国比例超过1/4;全年手机上网收入约60亿元,占全国比例超过1/5。

2010年,中国移动将旗下移动互联网基地设在广东,该基地主要负责移动MM(Mobile Market)、139社区等互联网业务的运营建设。作为移动推出的手机应用商场,移动MM的落户进一步推动了广东移动互联网的聚集。到目前为止,广东的移动互联网开发者仍居全国第二,全国约有16%的移动开发者在广东。

上海集中了中国多的IoS开发者,因为早引进苹果iphone手机的中国联通,早在2010年便上线了自己的沃商店,而沃商店的基地就在上海。中国联通沃商店完全区别于传统增值业务平台,更趋向于开放的互联网业务,承担着理顺产业链各中间环节,彻底打通开发者、运营商和用户之间通道的职责。根据友盟发布的2012年第三季度移动互联网数据报告,有13.3%的移动开发者来自于上海。

与之对应的是江苏,三星在中国主要的基地在南京,而三星是google体系,同时摩托罗拉也在江苏,早在1997年摩托罗拉就在南京成立软件中心,承前启后是为必然。中国的安卓开发工程师大量集中在江苏,其中比较的南京城迈科技有限公司,拥有2000多个安卓开发工程师。

根据友盟发布的2012年第三季度移动互联网数据报告,有4.7%的移动开发者来自于江苏。浙江基于江苏、上海产业带之间,同时风投活跃,再加上阿里巴巴这类大公司的带动,浙江占有3.8%的移动开发者份额。

四川历来是国家布局的重要电子信息产业基地,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袭来时,四川此次专注的速度毫无疑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2010年10月22日,富士康在成都的生产项目鸿富锦精密电子(成都)有限公司在成都高新西区开工投产。

目前,富士康生产基地已形成月产500万台平板电脑的生产能力,2011年已累计出货2000多万台,占苹果公司iPad全球销量的一半。随着近几年富士康代工苹果iphone和ipad在四川的生产,四川省官方开始更为重视应用软件的开发潜力。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成都从事与智能手机相关软件开发的企业超过100家,软件产品与智能手机“苹果”相关的至少有五六十家。

在今年11月10日,四川省经委官员就在中国电信“天翼空间应用工厂移动应用开发运营平台暨合作伙伴招募会”上表示,富士康代工苹果手机平台电脑,每台只挣几美元,典型的代工模式,典型的“中国制造”,赚不了多少钱,我国产业转型升级,更需要“中国创造”,而App开发就是“中国创造”,所以政府拿出10亿资金来打造五平方公里App开发产业园。

随着移动终端新格局的逐步形成,曾经被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等公司统领市场的局面早已不复返了,苹果凭借不断的创新引领着整个市场,而在软硬件的协同发展,四川移动互联网发展正逐步影响中国APP开发格局。尽管现在移动开发者仍然以传统北上广为主,但四川依旧可以占到3%左右的份额,在全国排名第七,而且所占份额有逐步递增的趋势。

在亚洲的笔记本项目建成后,重庆市也开始关注智能手机的发展。国虹、夏朗、国信通等多家较大规模的手机制造企业已在重庆建立生产基地,宏碁在重庆成立的智能终端全球研发中心,目前也已经研发出多款机型,即将大量投产。在去年重庆智能手机产量已经接近600万台,预计到2015年将达到5000万台,跻身全国重要智能手机制造基地行列。

重庆市经委官员向钛媒体透露,随着智能终端生产、研发能力的逐步形成,重庆将在此基础上,争取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发力,扶持移动互联网发展的相关政策也即将出炉,扶持政策将不亚于吸引智能终端落户的力度。

对研发者的培育计划也在实施。在年3月,重庆六所高校统统发起成立了重庆高校APP开发者联盟,目前已做了40多次各类APP交流与培训沙龙,现在已经累计开发应用与孵化类APP达6300多个,团队所制造的产品已除腾讯外的所有APP开发大奖,包括谷歌谷歌、百度、三星、阿里云、网易有道、移动MM、联通百创沃等国内APP大赛的几乎所有大奖,为重庆高校赢得了荣誉。目前重庆已成立了一个专为辅助大学生APP创业与就业的微企-云创工场。

“重庆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李滨虹表示,在2011年重庆的互联网的用户数达到了1553万,其中手机上网占总用户数的77%,目前仅重庆重庆市智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就已经完成了6250多个APP。

而在成都,更多的公司已经开始让业绩说话。今年4月,在AppStore(苹果应用商店)上公布的收入的100家App开发者名单中,成都高新区尼毕鲁科技有限公司以113万美元的成绩排行第30名,在中国企业中;另一家来自成都的开发者工作室蓝航科技在中国企业中名列第三。同时,自今年以来,成都已先后有10多家在AppStore(苹果应用商店)的各种排名中交替排在前列。

人才开始回流越来越多地从西部流出的人才开始回流。卿涢是四川绵阳人,曾在外打拼了多年,去年回到成都开始再接再厉继续创业,“听说这边的情况不错,加上有人投资,于是我就回来了”

就移动互联网而言,目前的特点新的秩序还没有,谁都有可能主导这种新秩序建立的可能性。“现在能够对平台和渠道形成垄断的公司基本没有形成,因此运营成本也较低,绝大多数公司在初只靠的产品,便有可能获得稳定的收入!”在思虑再三后,刘涛从华为辞职,投身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蛋糕很大,而且还没有分好,你说该这么办?”

而在互联网领域,赢利模式清晰,投入金额较少,已多次出现小团队成功案例的,还是集中在游戏领域。创业首先要考虑的不仅是把公司生下来,而且还要活下去,因此手游成为绝大多数创业团队的初始选择。

“毕竟能获得风投追捧的只是少数公司,创业不能仅仅靠理想吃饭。” 刘涛认为对只有四五个人,两三条枪的创业团队而言,游戏显得更为实在些。

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肯定会带来新的机会,刘涛认为大的机会主要集中在手游和生活应用两个方面,但终刘涛还是选择了手游。“因为生活应用需要整合太多的线下资源。”刘涛说,“比如我要作个找酒店的APP,就需要获取酒店客房实时数据,仅仅是酒店数据采集工作,就已经够我们喝一壶的了,这不是我们这种小团队能搞定的事情。”

此外已成功游戏公司的高回报率,也让人为游戏产业心动不已,甚至是乱了心智。如果有好的产品,做到十倍利润率很正常,有些公司现在已经做到了百倍利润率!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做手机游戏更多的还是在做产品,平台和渠道是现成的,尽管门槛已较此前有所提到,但还能接受。而对成都而言,做产品则又恰恰是其所擅长的,很多沿海城市的游戏产业更多的是在搞资本和渠道运作,成都不缺好的产品和好的技术人才。

实际上自2000年起,成都就开始收益于软件人才优势,软件行业年产值基本每年的都能达到30%,迄今依然维持着如此惊人的增速度。2011年12月,成都正式被国家授予“中国软件名城”,成为全国第三个、中西部中国软件名城。

但在端游和网游时代,渠道和平台更多地被北上广的公司所控制,尽管有好的产品,但成都的游戏产业一直处于压抑状态。而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打破了旧的秩序,激发出来的生产力开始惊人地爆发,被压抑的弹簧在旧规则失效后,开始不顾一切地反弹,以前有多压抑,现在反弹的力度就有多猛烈,手游创业开始呈现群雄逐鹿、百花齐放的情况。

很多人开始脱离大公司自主创业,包括成都尼毕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优聚软件有限公司等在内的一大批已经风生水起的明星创业公司,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成长起来的。

而西部地区政府也想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抢占先机,因为移动互联网创业不再像传统行业那样,会过多地依赖于物流、资源、中央政策等难以人为改变的条件,因此希望同样也有获胜的可能性。因此西部地方政府也开出了实实在在的优惠政策。

“投资政策和扶持政策都非常到位,不是要通过关系才能拿到这些,现在政府是找到企业主动来付出。” 成都市赛一科技有限公司CEO邓洋一告说,“我不需要去请人吃饭,政府的帮扶措施就会到位,更多的时候填张表就可以搞定了,剩下的事情由政府去审查,我们则可以将更多的时间花到产品生产等方面来了。轻松!”

越来越多地从西部流出的人才开始回流。卿涢是四川绵阳人,曾在外打拼了多年,去年回到成都开始再接再厉继续创业,“听说这边的情况不错,加上有人投资,于是我就回来了”。

在推出“酒店达人”APP后,刘张博带领的开发团队,被李开复的创新工场看上。2011年6月刘张博接受邀请,到北京举行孵化。但在孵化结束后,他又带着团队回到了成都。

“团队成员的家都在成都,对于软件开发团队来说,在哪里不是重要的。”刘张博向钛媒体表示,成都无论是政策支持,还是创业氛围在国内都算是佼佼者,因此我们选择回来继续我们的工作。

张大强在重庆创办了搜美网,打造了一个摄影师、模特和商家交流的平台。“父母曾劝过我回唐山老家,但是在西部很多东西还是空白,有很多机会,同时创业成本往往要比北上广低得多,在这边几十万元,甚至几万元就可以起步。”他指着自己的办公室对钛媒体说,“八个人的办公室,租金花了不到2000元,这在北上广能做到吗?”

在今年上半年,成都高新区新引入的50家高层次人才创业企业中,移动互联网企业占50%。近两年设立的科技型中小企业销售收入首次突破1000万元的32家企业中,移动互联网企业占47%。引进的222家科技型中小企业中,移动互联网企业占54%。在已认定的33家公共技术平台中,移动互联网占48%。此外,在首批资助的66个高层次人才创业项目中,移动互联网项目占51%。在大孵化专项资金首批资助的69家初创企业中,移动互联网项目占56%。

现在西部地方政府也开始调整和加速发展政策和目标。2012年6月26日,成都高新区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意见》,争取到2017年,将培育企业1000家、聚集人才超10万,产业规模达2000亿元。此时成都对外发布的新增移动互联网开发企业办公面积100万平方米,到了10月份,成都则亦然提出打造5平方公里的APP产业开发基地。

到目前为止,成都已有两个上万平方米的APP产业开发基地,给予了包括拎包入住在内的多项优惠政策。而在重庆目前投入上千万的APP开发项目也达到了5个。

在今年上半年,成都高新区新引入的50家高层次人才创业企业中,移动互联网企业占50%。此外,在首批资助的66个高层次人才创业项目中,移动互联网项目占51%;在大孵化专项资金首批资助的69家初创企业中,移动互联网项目占56%。

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王肇辉向钛媒体表示,东部创业者可能面对的资源和机会更多一些,但西部这两年发展也很快,像成都、西安、重庆,都会有一些互联网创业者的崛起。而且现在互联网是平的,创业与交流都并不会局限于东部、西部,或者什么城市。

下一篇:西部创业兴与劫:泥沙俱下的繁荣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病早期发病症状有什么表现
泌尿系结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