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重生庶难从命

发布时间:2019-06-27 15:48:30 编辑:笔名

送走宫中传圣旨的人,凌正十分慎重的捧着,下意识的盯着手中的圣旨,厅里所有人都不解的望着凌正,似乎都以为刚才传圣旨的人念错了。下个月十六是太皇太后的万寿庆典,因为每一年都会在宫里举行盛大的寿宴,皇上都会下旨群臣及一干女眷前往参加寿宴,但这次送到凌府的圣旨里居然亲自点名要凌晓晓必须前往。凌晓晓三年前跳崖失踪之后,整个京都当时传得是沸沸扬扬,如今凌晓晓刚回来,这圣旨就下来了,所有人都有些惊住了。心里想的是凌晓晓何时与皇宫有牵扯,竟然连皇上都知道凌晓晓此人,更是下旨要她参加太皇太后的万寿庆典,能够得此殊荣是何等的幸事。可是以凌晓晓目前跟凌府之前的关系,让凌正满是愁容,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圣旨是福是祸,不论什么原因,凌晓晓始终是凌府的人,若是好事也就罢,若是坏事恐怕要连累整个凌府。“这三丫头可真是本事,竟然能让皇上亲自下旨去参加太皇太后的万寿庆典,但愿不会再闹出什么风波才好。”琴姨娘酸溜溜的说道。“就是,这才回来就在府里闹了一遍,倘若真的进宫惹出什么事了,只怕我们凌府又让她给连累了。”风姨娘此时却是与琴姨娘站在同一阵线。凌正收好圣旨,转身对着老太君道,“娘,您怎么看?”“正儿,太皇太后万寿庆典在即,这寿礼也马虎不得,皇上隆恩,能让府上的人都前去参加寿宴,可不能失了脸面。”老太君慎重地说道。“是,孩儿明白。”凌正凝肃着脸,恭敬的回道。“玉兰,你也要准备一些进宫所需的衣服首饰,其他人的也一并添置,无论如何都不可丢凌府的脸。”老太君唤白氏的闺名交待着。“媳妇知道。”白氏再不情愿,还是得应了下来。纵使再不满,白氏还是将心口的气给咽下,琴姨娘此时想着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儿子能在皇上面前多露些脸,或许能够升职。而风姨娘却想着凌晓佩是她的女儿,虽然侍郎部的屈三公子已经下聘,但侍郎大人似乎还是有些不满。如果自己的女儿能够争气一点,或许能够攀上更高的枝也不一定。这次为太皇太后祝寿,所有人无不想趁这机会见识一下富丽烜赫的场面,其中不乏一些要替自己的未婚子女挑选佳偶。于是,凌府每个人都在为下个月太皇太后的万寿庆典而兴奋的忙碌着,至于凌晓晓他们碍于那道不明所以的圣旨,谁也不敢去找凌晓晓的茬。“庭儿,你要上哪儿去?”白氏想到这次的圣旨,心里就觉得憋屈,这会儿瞧见凌庭一声不吭的离开,又随即想到了凌晓晓,心里就更有气了。“我要回房休息。”凌庭百无聊赖地回道。倘若不是要出去迎接圣旨,他早就去看凌晓晓了,知道自己的母亲会不高兴,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闻言,白氏满脸怒容,道,“我看你是想去看那对母女吧?瞧你那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对母女,活像那女人才是你亲生母亲似的。”凌庭无奈地说,“娘,您为何总是这么不可理喻呢?”“我不可理喻?你为了那对母女事事与我做对,甚至不惜出言顶撞,你还有什么不可做的?”凌庭看到白氏气极的面孔,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不能出言不逊,不愿再与她争执。“我累了,先回房。”说着不再理会白氏,转身离开了。凌晓晓吩咐小香去替她熬药,然后让小怜带着自己的亲笔信回王府,她将自己在凌府的一切都告诉楚晋,另外,她会让邢易继续跟着,让他不必为自己担心。,她才去看喜雀,瞧见趴在榻上脸色惨白,身子瘦苦无骨的人儿,她的眼眶不由得再次泛红。喜雀至小就跟着她,虽说是个丫头,但是凌晓晓自小到大也没有给她吃过什么苦头,更是待她如亲妹妹般,如今看见喜雀被折磨得如此模样,很是心疼。榻上的人儿似乎感觉到有床沿有人坐下,艰难的撑起眼皮,眼神涣散,臀部虽上了药,仍然火辣辣的传入她全身的神经,让她不得不屏住呼吸。“喜雀?”凌晓晓轻柔的唤着眼前微微睁开眼睛的人儿,心里既担心又欣喜。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喜雀眼神才清明,只是耳边的声音熟悉得让她以为在做梦,“小……小姐……”“喜雀,是我,我回来了。”凌晓晓含泪笑着望着榻上的人。“小……小姐……喜雀……是……是不是……死了……”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才会听到凌晓晓的呼唤。凌晓晓连忙握住她的手,将它贴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摇了摇头,道,“你没死,我不会让你死的。”喜雀疑惑了好半天,直到手上传来对方的温度,她才完全的清醒过来,刚想要起身,却因扯动背上的伤而倒吸了口气。“别动,你身上有伤,得好好静养。”连忙扶住她,让她继续趴着。“小姐……”喜雀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小姐……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呜呜……三夫人……她……”“对不起,是我回来晚了。”凌晓晓自责道,“辛苦你了,我娘的事你不必担心,她已经没大碍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就一起离开这儿。”“小姐……”喜雀能够再见到凌晓晓,纵使身上的伤再重,她也觉得好了大半。于是,她将柳姨娘这三年来的生活向凌晓晓说明,直到累了睡着,凌晓晓才让小香过来替她守着。出了房门,正好瞧见凌庭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喜悦。凌庭瞧见凌晓晓出来便迎了上去。“柳姨娘和喜雀怎么样了?”凌庭瞥了眼她身后紧闭的房门,问道。“娘身上的毒我已经解了,只不过身体虚弱,还得调养。喜雀也只是皮外伤,敷些药,过几日便可痊愈。”普通的药她不敢说,但是她是鬼医叶飒的师妹,区区的皮外伤,又怎能难得了她。“嗯,这就好。”凌庭点了点头,再看凌晓晓那种清丽秀雅的脸,向来能说会道的他,此时竟然词穷了。也许在以前,凌晓晓根本就不想跟凌府里的任何人打交道,但如今却不一样,她一生不亏欠任何人,对凌庭这个异母兄长,她是十分的感激。“二哥,小妹进府到此刻还没有喝过一杯茶水,可否到你那儿讨杯茶水喝?”凌晓晓微微一笑,道。“好。”凌庭连忙应道。进了厅,坐下之后,凌庭才道出自己心里的话,“这三年,你过得怎么样?”“好,也不好,总之一言难尽。”凌晓晓苦笑道。“刚才宫中传来圣旨,下个月太皇太后寿辰,皇上亲点要你进宫参加此次的寿宴。”凌庭看着凌晓晓,想试着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而凌晓晓只是微微一怔,随即想到楚晋之前说进宫求赐婚的事,她多少也能够猜到这次圣旨的由来,看来她是非去不可了。“多谢二哥相告。”凌庭瞧见凌晓晓不打算多说,于是便将话题转移开,“对了,你的医术从而学来?”凌晓晓微微一笑,也不打算隐瞒凌庭,于是将她跳崖之后及拜师学艺之事娓娓道出,却隐去了楚晋的身份。入冬时节,夜里的风也十分的刺骨,凌晓晓住到了柳姨娘隔壁的房间,睡到夜半,总是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因为身边少了他的味道。“晋哥……”她半梦半醒地轻轻叹息着。仿佛在回应她的呼唤,她身边突然多了一副颀长的人体,但她并没有睁眼瞧去,以为自己仍在作梦。习惯的依偎过去,直到胸传来一丝凉意及异样,她才微微转醒,刚才出手,手腕立即让对方给握住了。“是我。”低沉的声音传来,熟悉的味道让她愣了一下。,她只能在他身下喘息,就像过去那样,两副身躯紧紧的教缠在一起,直到她在他肩上留下深深的牙印,他才满足的翻身将她抱在怀里。她轻叹,满足地枕在他的肩窝上,微微的喘息着。“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偷情呢?”休息过后,枕在他的肩窝上,凌晓晓笑道。“我想你。”习惯了她的陪伴,没有她夜里总会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白天他去了夏侯府之后,也是明明白白的与夏金芝说明了一切,过往的一切他可以不计较,但今后她若敢再对晓晓动半点坏心思,就别怪他不念旧情。“下个月太皇太后寿辰,皇上已经下旨让我进宫,到时候再请求他们同意我们的婚事。”她知道此事并非那么容易,但仍然想要试一试。“回王府住吧。”见不到她,他总是感觉不安。“我现在要陪在我娘亲身边,她的身体还很虚弱。”“我不是有意隐瞒。”楚晋低声道。“我明白,你也是怕我担心。”凌晓晓并没有生气。她早该想到以楚晋的能力,一开始便查到了柳姨娘所有的事情,他只不过是怕她担心,所以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罢了。第二天,柳姨娘便醒了过来,看到凌晓晓活着,更是激动得无法言语,至少不再像以前那般疯疯颠颠了。凌晓晓昨日让小怜送信回王府时,也顺便让她带了自己的药盒子来,里边有好些珍贵的药丸都是她当初在仙女岛炼制的。于是,拿了两粒分别给喜雀和柳姨娘服下。此时,凌府的下人受凌正的吩咐过来请凌晓晓到正厅,既然在一个屋檐下,凌晓晓纵然再不情愿,依然还是过去了。凌正在看到那白衣飘飘,神情淡然的凌晓晓时,脸色顿了一下,让她坐下之后,才开口道。“这次要你来是想要谈圣旨的事情,我想你应该都知道了吧。”这是肯定句,他相信凌庭昨日已将圣旨的事情传达给了凌晓晓。“我知道。”凌晓晓望着眼前的人,双眸冷得尤如陌生人一般。“我只想让你知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姓凌,此次进宫非同一般,我希望你能谨言慎行。”凌正严肃的说道。“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凌府的面子,以及你们那所谓的尊贵身份。”凌晓晓呲之以鼻,“你放心,我还希望我娘亲能长命百岁,而我就更不想死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早在三年前,她就知道这个家没有亲情可言,有的只是名利和权势,她不想再听那些可笑的大道理,那只会让她更加心寒。三天过去了,除了凌庭每天来探柳姨娘跟凌晓晓之外,其他人碍于凌晓晓那惊人的功夫而不敢来找麻烦。这一天,府里却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要见凌晓晓,在得知对方的身份时,凌晓晓先是惊讶,随即蹙了一下眉头,还是去见对方了。凌晓晓刚踏入偏厅,便瞧见一个纤细的身影背对着自己,“凌晓晓见过郡主。”梅蕊一转身,一张清绝的脸映入她眼中,望着一脸平静的凌晓晓,想当初也是这样面对相爷夫人的种种刁难,也是一身的清冷,想不到现在她还是依旧。或许凌晓晓没有见过她,但她却见过凌晓晓好几次,甚至在丞相府里,她面对相爷时,脸上永远是那种淡淡得神情,浑似不食人间烟火。以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自己厌恶的就是这种人,她有什么资格清高,与自己相比,她就一个庶女的身份,永远要低人一等,她凭什么可以得到青书的青睐,所以她不甘心。就算青书再爱她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样娶了自己,终为了丞相府而抛弃了她。可是,她明明已经跳崖自尽,她派的眼线去查探也证实了这个事情,从那崖上掉下去根本就没办法活命。原以为她死了之后,随着时间流逝,青书会慢慢的爱上自己,却没想到三年了,青书的心里依然放不下她,她这个活人竟然连个死人都比不上。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兜兜转转,凌晓晓竟然又活着回来了,难道是天意么?不,自己不会认的!为了能够嫁给青书,自己付出了多少?为何她一个庶女就轻意的夺了自己心心念念想得到的?!梅蕊郡主脸上强笑着,但却掩不住一股戾色:“听闻凌三小姐安然回府,特地前来探望。青书一直在为三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认为是他害了三小姐,如今看到三小姐安然无恙,青书也就能够放心了。”其实梅蕊在观察凌晓晓时,凌晓晓同样在打量着眼前的梅蕊,三年前她也只见过对方一面,如今看到梅蕊穿着粉红紧身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第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仗着自己的出生,看上去永远的高人一等,但天生丽质,风采难掩,怪不得当初傅青书为了她,置自己于不顾,为了她,竟然背叛了自己!可是她从不曾认识这位高高在上的郡主,三年前那一次见面,她几乎都不记得她的容貌了,如今,她竟然来看自己,还提起傅青书,是想要在自己面前炫耀么?凌晓晓心内不觉冷笑,当年傅青书背叛了自己,她的心就已经死了,如今也只有你如此紧张他。当下淡淡一笑,平静无波的说道,“晓晓贱命一条,老天不愿收,我也只好活下来了。”梅蕊郡主见她这般,脸上虽然平静,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三小姐这是福大命大,我和青书都不希望你有任何事情。”就算你大难不死,只要有我一日在,你就不要妄想青书能够回到你身边。“有劳郡主和傅二公子挂心了。”凌晓晓脸色同样十分平静,努力压抑着胸口那翻滚的气息。傅青书,你当真如此记挂我吗?若真如此,当初为何如此绝情?呵,心中一阵自嘲,再如何,自己庶女的身份又如何与高高在上的郡主相比?亏自己当初瞎了眼,竟然被他佯装的真情所动,今日听到梅蕊的这一般话,岂非很可笑?!梅蕊仍是展颜一笑,“下个月是太皇太后的寿辰,听说圣旨亲点三小姐进宫,我想三小姐应该从来未曾进过皇宫吧?此次是为了给太皇太后祝寿,三小姐若是有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多谢郡主。”凌晓晓仍然客气的回道。梅蕊本想继续开口,却被门外下人的叫声打断,“傅二公子,您不能进去。”厅内本就无其他人,而傅青书根本就不顾凌府下人的阻拦,强行进凌府不说,快速地直接往偏厅去。凌晓晓听到下人的声音,一怔愣,心里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再次涌了上来,害怕自己情绪过激而吐血,她只好努力的压抑自己的情绪。梅蕊却是脸色一白,必是傅青书听说自己来了这里,放下手中的事,即刻就赶来了,怕什么,怕自己给他的心上人难堪吗?这个凌晓晓在他心中依然如此的重要,想着,脸色越发的难看。“让开,你们三小姐是否在里面?”傅青书焦急的声音传入各人的耳内,各人滋味不同。凌府在知道眼前的人是丞相府的二公子,不让自己通报就闯入,想要拦截,却让他给闪开了。刚到偏厅外,便碰上了匆匆赶来了凌庭,傅青书也不顾凌庭直接闯了进去。凌晓晓听到傅青书的声音,有怨恨,也有愤怒,心里不明他来这里干什么?莫不是怕自己欺负了他的妻子?正在凌晓晓愣神的时候,傅青书已经大步跨了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白衣,清冷秀雅的凌晓晓。三年了,她变得更加美艳动人,尽管她此时一脸的清冷,但那股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从未曾消失,加上那绝色的容颜,让人更是移不开眼。凌晓晓清冷的脸毫无表情,压抑的情绪在看到傅青书的那一刻再次涌了上来,她始终无法平复心中的恨,那股怨气撕扯着她,恨不得让眼前的两个人永远消失。此刻,她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让自己表现出平淡无波的模样。傅青书的眼里有欣喜,有激动,更多的是疼惜,然而看到她那张平淡无波的脸,想到当年自己对她的伤害,只觉得内心一阵绞痛。梅蕊看着傅青书焦急的进来,在看到凌晓晓的那一刻,眼里流露出来的真情,再也没有移开,自始至终正眼也不瞧自己一下,似乎自己不在一般,心猛的绞在一起,脸色更是苍白无比,一连退了几步,跌坐在椅子上。想到这三年来,自己为他付出的真心,哪怕他心心念念的是另一个女人,她只希望守得云开见月明。谁料到却是如此,听到自己前来会凌晓晓,竟然匆匆赶来,如今当着自己的面,如此表露真情,让她情何以堪?“青书,你……”梅蕊的声音听得众人心中一颤,顿时回过神来。凌晓晓则再也无法压抑住那胸口翻滚的气息,硬生生的吐了一口血,这把傅青书及他身后进门的凌庭给吓坏了。傅青书紧张的冲上前,准备要扶住她时,却让凌晓晓给避开了,退至同样上前的凌庭身边。“三妹,你怎么样?”凌庭没想到凌晓晓竟然会吐血,顿时有些手忙脚乱。“二哥,麻烦你让人送两位客人,小妹身体不适,需要回房休息。”她不想再看到傅青书,那只会让她的心绪更加难以平复。“好。”凌庭打横将凌晓晓抱起,然后对着厅外的下人道,“来人,送傅二公子和郡主,失陪了两位。”说完,他抱着凌晓晓匆匆的离开了偏厅。

亳州治癫痫好的医院
荆州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