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黄渤不玩电影玩电影节出任FIRST青年电

2018-11-30 21:03:03

黄渤不玩电影玩电影节 出任FIRST青年电影大使

腾讯娱乐讯 继1月1日全球征片拉开序幕之后,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又一次在新年伊始迎来了“大事件”,金马影帝黄渤(微博)确认担任第九届FIRST青年电影推广大使,至此,继徐峥(微博)、秦海璐(微博)(号:qinhailu811)、邓超之后,影展的新一年度精神标杆确立,2015年7月的西宁,黄渤将与更多的新锐导演玩转电影节。

黄渤自觉有点儿“盲”,从青年影展找刺痛

在刚刚过去的又一个“黄渤”年中,凭借《亲爱的》、《痞子英雄2》和《心花路放》三部影片,黄渤的称号已经变成了“五十亿帝”,意指由他主演的电影总票房超过50亿人民币,打破了此前由他自己保持的记录:“卅亿帝”。从如此“傲娇“的成绩不难看出,这个已过不惑之年的男人有多努力和拼命,然而却鲜有人知道这背后的困惑与疲惫。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眼下的状态却有点“盲”,“15年,我想走的慢一点,多思考一些,不再接片子了。”

就在黄渤准备暂时离开大银幕,给自己放个小假的时候,却选择担任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新一届的推广大使,从影视演员转换身份,担负起了助推青年电影事业发展的使命。对于其中的缘由,黄渤表示“我想看到更多的新鲜面孔,想多看看那些触痛社会神经的电影,那些自由表达的青年电影人,给自己找找初的感觉。”

为了在假期结束后能更好地投入这份新工作,黄渤已经给自己安排了新年“任务”,计划系统追看FIRST青年电影展之前所选出的影片,“刚看了一部FIRST选出的纪录片,他们不让说名字,确实特别震撼,春节期间,还会空出时间多看一些,要不然,怎么推广青年电影呢。”在他看来,这次新体验需要自己认真准备,和这些电影界的新鲜面孔一样,影展推广大使也是他的新身份,他希望自己并不是单纯的站台和代言,而是能身体力行地为电影多做一些实事。“青年们不需要谁为他们代言,我也没有那个资格 ,年轻时创作的那股冲劲儿和锐度很宝贵,所以这个身份对于我来说更是一次青年和青年之间的交流和共同进步,未来有好项目合作更好。”

影展与大使,不需要相互“迎合”

而在影展组委会看来,黄渤的理解其实验证了影展选择大使的思考重心,为何将其奉为圭臬?大使与电影节的气质又在何处不谋而合?

作为挖掘和扶持有潜质青年电影人和导演处女作的电影节,本身扛着并不轻松的担子,要选择的同舟共济的大使往往是中国电影事业的中坚力量,在自己的领域保持先锋的姿态,敢破敢立,并能够在行业内掀起向上的浪潮,有践行电影艺术的使命感,将自己置身于青年电影人那段相对晦暗的路途中,让电影节和青年电影创作者感受到同袍之谊。就像黄渤所说的,大使的选定不代表电影节本身需要对大使曲意迎合,应该是大使本身完美解读了影展的气质,让观者一目了然。而当这两者能够通过大使个体本身自然体现出来时,电影节的风貌和气质也就显而易见了。

再聚,非一朝之事

其实,FIRST与黄渤彼此相对成熟、契合的解读,并非一朝之事,作为电影人,黄渤与FIRST影展的渊源并不始于“大使”的角色。2009年,黄渤曾作为颁奖嘉宾,次见证了这个青年影展的面貌。2012—2013年,他又蝉联了“瞩目无限”单元受青年瞩目男演员。据影展策展人员介绍,这个奖项虽是非竞赛单元,但由于是全国青年实名投票,极其不易,可见其艺术造诣及观众口碑。在西宁,他的一段表白:“在追求电影理想的路上,坚持自己,挺个两三年不算什么蹉跎”亦激励了很多青年电影创作者。

提到这些,西宁FIRST影展执行官李子为颇为感慨:“五年相识下来,已经有郝杰、忻钰坤、胡笳、邵攀、文牧野等一批的青年电影人在影展的平台上获得业界关注,同时亦有《光棍儿》、《美姐》、《心迷宫》(原名《殡棺》)、《京生》等一批启发哲思、挖掘人性的艺术杰作让众多电影人耳目一新,影展的八年也是黄渤的八年,希望黄渤的电影精神给FIRST青年电影人更多引领和力量。”

新的一年,伴随着征片全面启动,黄渤将以全新的身份,近距离地与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影展一同见证更多处女作及新锐电影人的涌现。

回收铜
上门收购古钱币电话
厚壁无缝钢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