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欧盟“好意”何以惹人怨

发布时间:2018-11-30 15:36:24 编辑:笔名
欧盟“好意”何以惹人怨 有关减排的举措历来都受欢迎,然而欧盟的一个举措却适得其反,使全球航空企业怨声载道。

业内机构和人士纷纭指出,有关举措既不公平,也违反国际法,减排效果更是似是而非。

根据欧盟法律,从2012年1月起,航空业正式被纳入欧盟的碳排放交易机制,包括2000多家外国航空公司,都将被纳入这一机制。

也就是说,所有在欧盟境内飞行的航空公司其碳排放量都将受限,超越部分必须掏钱购买。

据估计,欧盟此举将使国际航空业每年增加本钱34亿欧元,并逐年递增。

碳排放交易机制旨在增进全球的减排,本无可厚非。

欧盟迫不及待地将航空业也纳入这一机制,有提升欧盟环保领域领导作用、扩大其在碳排放交易市场优势的用意。

目前全球近1500亿美元规模的碳排放交易市场中,欧盟份额占据三分之二。

航空“碳管制”从促进减排的角度讲应该是“好意”,但这样的“好意”,全球其他国家航空企业能“消受”吗? 对于这一近乎“交买路钱”的规定,全球众多航空企业纷纷表示不满。

首先,欧盟单边的航空“碳管制”对其他国家航空业不公平。

飞往欧盟的飞机并不全是飞行在全欧盟境内,却收取全程费用,非常不合理。

比如澳大利亚、美国、巴西或中国的航班飞往欧盟,大部分行程都不在欧盟境内,减排费用却都要交给欧盟。

国际航协理事、中国东方航空公司董事长刘绍勇对记者说,欧盟收取费用仅是为了改善欧盟环境,而不是用于改良全球的环境。

其次,欧盟的航空“碳管制”对发展中国家极不公平。

依照欧盟规定的收费办法,如果航空公司的飞行量不增长或增长低,支付的碳排放费用就少。

欧美等发达国家的航空公司已经是“成年人”,飞行着大量航班,构建起成熟的航线网络,今后增长的幅度小,支付的费用也就少。

而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民航业则是正在成长中的“少年”,现有航班量少,今后增长幅度大,将会支付高额的碳排放费用。

这将抑制发展中国家民航业的成长,进而影响全球民航业的均衡发展。

“这显然违反全球减排的‘共同而又区别的责任’原则”,刘绍勇认为,让飞得少的“少年”和飞得多的“成年人”一起埋单,飞得多的“成年人”享受的免费额度大,“少年”却交费多,等于让发展中国家为发达国家的民航碳排放既埋“过去”的单,又埋“未来”的单。

欧盟单边的航空“碳管制”也违背了国际法。

美国空运协会在其网站上发表文章表示,欧盟航空排放交易体系适用于非欧盟航空公司的做法违反了《国际民用航空公约》的多个条款,更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