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孤岛世界 第八十七章 警报

发布时间:2019-12-05 06:25:44 编辑:笔名

孤岛世界 第八十七章 警报

“温水煮青蛙啊,啧啧。”玫瑰抚摸着眼罩,似笑非笑的说道,“他想煮的青蛙都在哪里呢?”

“一只又一只,哪里都是呀。”张露捂着嘴偷笑道,“除了张同之外,哥哥还憎恨锦缎城的所有人,他的复仇之火,会烧向整座锦缎城。”

“哥哥憎恨几个家族,他们或者直接参与,或者坐收渔利,这些家族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姐姐的死亡。”

“哥哥憎恨城里的高级官员,他们参与深入的献计献策,就算没有参与的,也知情不报,间接促成了阴谋的实施。”

“哥哥憎恨城卫队,如果不是为了想让城卫队少死几个人,姐姐也不需要迂回到敌人后方以身犯险,也就不会给刺客可趁之机。”

“哥哥憎恨每一个城市居民,他们把所有的,都推给了姐姐,用信任压得姐姐喘不过气来。而且,就是他们这些人,为了推卸自己应该承担的东西,利用姐姐的善良鼓动姐姐出征,他们每个人都该死一万次。”

“哥哥甚至憎恨他自己,哥哥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如果不是自己忽略了婶婶遗物的存在,如果不是自己动作太慢,他至少有时间和姐姐同生共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姐姐孤零零的死去。”

“哥哥对这座城市充满了恨意,除了我们少数几个人之外,他恨每一个人,没有例外。”

“嘿,看来这座城市包括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他想煮的青蛙呀。”玫瑰对于这个答案,其实有心理准备。她可不像雌豹那样思维简单,乌鸦准备毁掉这座城市的可能,早就在她的备选答案之中,现在只不过是从张露的口中得到了印证而已。因此,玫瑰只是侧倚在座椅上,悠闲的托着下巴,神色如常的说道,“那就难怪要张同活着了。”

“对呀,哥哥也是这么想的。”张露叹了口气道,“哥哥私下对我说过,张同如果当时死了,锦缎城就会陷入很长一段时期的动荡之中,进而导致很多人收买商队逃离锦缎城,也就是哥哥所谓的火太大,青蛙都跑了。”

“所以,哥哥要留着张同,慢慢接过张同的权力,等到权力顺利交接之后在让他死也不迟。这样一来,哥哥就可以慢慢实现他的计划了。”

“嗯,这些我能理解。”玫瑰平静的点点头,“半年前张同突然死了,是不是他觉得火已经烧好了,终于可以动手了呢?”

“哥哥很气愤呢,嘿嘿,因为他没来得及动手,叔父就死了。”张露露出小恶魔一样的笑容,幸灾乐祸的说道,“据医生说,叔父是忧郁成疾,终死于肝病,哥哥气的差点没控制住砸了张同养病的房间。”

玫瑰愣了愣,失笑道:“那还真是有点可怜,忍了四年终于可以报仇了,结果张同居然自己死了……呵呵,倒也挺有趣的。”

“不过过了不久,哥哥就不生气了。”张露笑嘻嘻的说道,“玫瑰姐姐你猜为什么呢?”

玫瑰面无表情的盯着笑容满面的张露,盯了许久,突然泛起一丝笑意道,“居然是你偷偷动手了。”

“因为我实在忍不住了。”张露的笑容像乌鸦一样灿烂,“所以我很用心的给他下了毒,直接毒死了他。”

看着笑意可掬,看起来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少女,玫瑰不由想起之前乌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乌鸦曾经问过她和雌豹,你觉得我亲手教导出来的妹妹,会是一朵听话柔弱的小花吗?有时候就算是小花,也是会吃人的。

作为对乌鸦时刻保持警惕的合作者,这句话玫瑰当然不会只是随便听听,但直到亲眼看到满面笑容的张露,亲自感受到她目光深处那道针尖一般的寒意,玫瑰才算完全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不过,这毕竟是锦缎城的家务事,玫瑰并没有在意,只是似笑非笑的问道,“不管是谁动的手,总之,时机已经成熟了。”

“是的,哥哥认为,自己复仇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张露点头道,“其实他从五年前开始,就在一步一步的推进着复仇的计划,现在,只不过到了·潮而已。之后,他就会一次一次很合理的批量制造意外,制造死亡,等到大家终于发现是他在搞鬼的时候,恐怕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但是,你是反对他的,不是吗?”玫瑰提醒道,“从你的话里,我能听出你对乌鸦的崇拜和敬爱,你为什么要反对他呢?”

“呵,的确,在这件事上,我是反对哥哥的。”玫瑰突然提起的问题让张露愣了愣,苦笑着摇头道,“呵呵,我如果说,我是为了实现姐姐的心愿,保护这座城市,保护城市里每个可爱的市民,你相信吗?”

“我为什么要不相信呢?”玫瑰故作不解的说道,“只要你能说服自己,我当然会相信了。”

“狡猾,哼,其实连我自己都不信。”张露皱了皱眉鼻子,眼睛里突然露出凶狠的光,咬着牙道,“因为,我心里也有恨,我怎么可能去爱那些人?只是我的恨意没有哥哥那么深就是了。”

“真不愧是乌鸦的妹妹。”玫瑰颇为欣赏的调侃道,“不过,水平还是有点欠缺呀。”

“唔,抱歉。”张露双手在脸上揉了一阵,重新恢复一脸笑意的表情,轻快的说道,“现在好了,嘻嘻。”

“那你不准备说些你自己能相信的理由吗?”玫瑰淡淡的笑了笑,继续追问道

,“还是像乌鸦那样让我去猜呢?”

“虽然哥哥疯了,但他总有一天会清醒过来,到时候他想起自己亲手毁掉了姐姐珍爱的一切,一定会更加痛苦的。”张露低垂着头,轻声道,“所以,我要替他守好属于姐姐的一切,等他清醒以后回来取。”

“我该相信吗?”虽然张露说的很动情,但玫瑰毫不动容,平淡的说道,“毕竟是乌鸦的妹妹,呵呵,这句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嘻,玫瑰姐姐真讨厌。”张露像只小狐狸一样露出狡猾的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塞进玫瑰的嘴里,“姐姐吃糖。”

玫瑰并没有拒绝,放任了小姑娘的行为,糖球入口,嘴里酸酸甜甜的,酸甜各半。玫瑰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从窗外传来了尖锐刺耳的警报声。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杨伟平
同心县中医医院
天津治疗早泄费用
遵义哪家医院治癫痫
昆明治疗妇科的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