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荷塘PK大奖赛卡特的二十四小时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06:39 编辑:笔名

美国东部时间凌晨一点钟,卡特开着他那绰号“大鲨鱼”的厢式货车,从费城驶上了36号州际公路,车上装满了来自大西洋深海里的鲱鱼罐头。他要横穿整个美国东部,把车上的货送到加拿大的哈密尔顿,这趟活他每周要重复两到三次。  这周一趟本来是马克斯去的,可是他却临时有事换成了卡特,为此卡特显得有些懊恼,他原本可以在大西洋城里看场精彩的拳击比赛,世界拳击重量级保持者、金腰带的拥有者刘易斯要接受安德烈的挑战。卡特想想都入迷,却被马克斯搅了局。  他把“大鲨鱼”开进了费城附近的加油站里给汽车加满了油,从便利店里买了两包骆驼牌香烟、几条银河牌巧克力。他把东西丢到副驾驶座上,然后把“大鲨鱼”驶出加油站驶上了36号州际公路,接着他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把烟点着,猛地吸了几口,顺便带上了蓝牙耳机,抬头看了看遮阳板上的电子时钟——美国东部时间凌晨一点钟刚过。  “大鲨鱼”是辆蓝色的厢式卡车,卡特总是把车刷得干干净净地再上路。车厢上喷着一条银灰色的大鲨鱼,一条在蓝色海洋里腾空而起捕食猎物的大鲨鱼。卡特是个典型的货车司机,虽然偶尔会在没有监控的路口疾驰而过,但是驾驶记录显示他一直良好的驾驶作风,从来没给公司和个人惹过什么麻烦。  今晚美国东部的风有点紧,天空上闪着漫天的繁星。卡特全然没理会美国东部的迷人风光,他伸手摸了摸副驾驶座上的银河牌巧克力,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攥着塞到嘴里用牙齿撕开外面的包装纸,然后填进嘴里嚼下大半块,把剩下的又丢到副驾驶座上,巧克力顺势弹了出去,掉进了驾驶座的底下。  刚吞下巧克力,蓝牙耳机响了起来,卡特按下接听键,“哦,亲爱的卡特。我是克里斯蒂娜,你不会忘记已经欠缴你女儿六周的抚养费了吧?”  “是的,我知道。”  “你就不会说句客套话?至少我还叫你声亲爱的!”  “哦,亲爱的克里斯蒂娜小姐,你就不怕阿拉斯加的小鲜肉生你的气了!下周我会如数支付所有欠缴的抚养费的。”  “卡特,我认为你的思想该转变一下。记得下周三是你女儿露西的毕业典礼,你可一定要带着你的女神参加哦!”  “够了克里斯蒂娜,我会准时参加的!我正在开车,别没完没了的,你的小鲜肉怕是要等着急了吧?”  卡特说完一把拽下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他的前妻总是这么喋喋不休,从结婚前到有了女儿露西,卡特实在受不了她的强词夺理。关上蓝牙耳机,他翻开手机看了看时间——美国东部时间凌晨三点。  还有大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要驶下36号州际公路,他要从边境小镇布法罗转上21号国际公路。随后一路驶过五大湖区,经过尼亚加拉大瀑布群,就是人人爱好吃鲱鱼罐头的哈密尔顿了。  他又摸出了一支骆驼牌香烟点上,把胳膊搭在车窗上,把头歪出驾驶室,另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他不太喜欢布法罗,牧羊人会极早赶着羊群去山上吃草,可能回家再睡个回笼觉吧。这个山谷里的小镇从来没修好过那条进出镇子的路,当然这条路还连接美国东部通往加拿大的21号国际公路。  吸了两口烟,卡特把烟蒂弹出车窗外,双手把着方向盘。这个季节的布法罗时常有一种团雾,黑漆漆的看不清,或者附近的山上会突然跑下几只野猪,也可能滚下几块半吨重的石块。四周被群山环抱的布法罗在每个成功的驶上21号国际公路的驾驶员心底里都充满着不安。  刚驶入镇子卡特变换了一下车灯,把远光调成了近光灯。他希望牧羊人不要极早的赶羊上山,也希望山上的野猪不要成群结队的挡在车前,他会毫不留情地把野猪碾过的,因为整个布法罗镇也没安装一部监控探头,连个流动测速站都不在这个边陲小镇上。卡特把汽车档位换成了中速,“大鲨鱼”在搓板路上有些颠簸,里面的鲱鱼罐头敲击着车厢。  突然,一团黑黢黢的影子从车前一闪而过!“大鲨鱼”紧跟着晃了一下,右前轮明显的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卡特被突如其来的晃动吓了一跳,身体跟着从驾驶座上颠了起来。副驾驶座上剩下的银河牌巧克力、骆驼牌香烟一股脑地被震到了驾驶座的下面,接着后轮也旋即像是压过了什么东西。  卡特骂了一句:“fuck.,该死的野猪!”马上换挡加速,驶离了布法罗,以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驶上了21号国际公路。  他的双手攥紧了方向盘,把油门使劲往下踩,他抬头瞥了瞥遮阳板上的电子时钟——美国东部时间四点多。  一路疾驰中,他摸到了上衣口袋里的骆驼牌香烟,摸出打火机,才发现用一只手根本没法打着自动打火机,手心里、额头上、后背上全是汗水,是被刚刚那头“野猪”吓的。他往上衣擦了擦手心里的汗,勉强地按开了打火机,微弱的火光照着他满脸油光光的汗水,吸了一口烟,烟卷就被额头滴下的汗水浸湿了。他又猛地吸了一口,才重新有暗深红色的火点从烟头上露出。他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回忆刚刚发生的一幕,近光灯下分明是一群横冲直撞的“野猪”,或是牧羊人的羊群失散的一只羊,他不想继续往下想,他没看清那团黑影到底是不是个人,不、不,凌晨除了牧羊人这个死一般的小镇是不会再有别的人的!卡特边想边把油门用力地往下踩。  不一会半包骆驼牌香烟就被他抽完了,东边天际划出一道白色的鱼肚,暗红色紧跟着开始驱赶漫天的繁星。卡特的“大鲨鱼”已经驶出了美利坚合众国,那个叫布法罗的边陲小镇也被狠狠地甩在了后面,当然还包括那只被碾过的“野猪”,此刻他只想着尽快把鲱鱼卸下,然后去费城陪女儿一起参加她的毕业典礼,以后他会按周缴纳抚养金的,至少他觉得克里斯蒂娜有可能跟他复婚的。  他无暇顾及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得明朗起来,他仿佛还在那个凌晨的漆黑中游荡。  “大鲨鱼”被卡特开得飞快,从尼亚加拉大瀑布经过的时候他都没被瀑布激起的水声吸引。他只想快点开,快点到达哈密尔顿。突然他想起公司给每辆车安装的车载GPS还开着还有自己的手机,猛地他关掉了驾驶室前面的GPS还有自己的手机。他意识到了那团黑影,想着把整车的鲱鱼罐头卸完就能再经过布法罗,他就能确定是不是一头“野猪”闯进了他的车底了。  21国际公路从美国的边境一直延伸到加拿大的北部。卡特此时全然不顾周围的一切,他甚至忘了抬头看一下公路上的路标,直到太阳从车前窗照进来,他才翻了一下遮阳板,看了眼上面的电子时钟已经是美国东部时间九点了。他已经驶过了哈密尔顿,却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概念,直到踩油门的脚有些麻木了,他才意识到马上就是21号国际公路的尽头了,他必须想办法继续往下开!  公路上一个名叫“温莎”的路牌提醒着他,他把卡车从匝道开了下去。卡车开到了路的尽头,是一片树林,后面有一个不大的湖。他把车停下,却不敢下车。根据美国法律,驾车肇事逃逸意味着他此生的卡车司机生涯算是到头了,他会坐牢的!他次冒出了这个念头,他将不能陪女儿参加毕业典礼。他蜷缩在驾驶室里,目光呆滞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远处的湖面被太阳照得金黄一片,阳光从湖面折射进他的车窗里,照在他的脸上。  时间不知这样安静地过了多久,卡特在驾驶室里睡着了,等他醒来周围重新被黑夜包裹,湖边燃起了堆篝火,一群人围着火堆在野炊。此时他又累又饿又困,弯下腰从副驾驶座下面摸到了半块银河牌巧克力,一口吞了下去。  卡特用手敲了敲脑袋,头胀得有些难受,驾驶室里被烟熏得呼吸有些困难,他干呕了几下,打开车门却顺势从驾驶室里滚了下来,躺在了车轮边上,紧接着他掏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被他关机了。他打开了手机,发现前妻的几条语音留言,他却没敢打开信息,只是借着手机的光亮看到车轮前的挡板上有血迹。躺在地上的他明显记得出发前洗过卡车的,每次他都有这样的习惯。突然他从地上一跃而起,狠命地拍打卡车的驾驶室。直到拍累了,他打开车门坐回驾驶座发动了汽车。要回去!这个念头此刻无比的强烈。  他把“大鲨鱼”开回了21号国际公路,一路驶过了哈密尔顿、尼亚加拉大瀑布,一直驶下了21号国际公路,终重回到了美利坚合众国的边陲小镇布法罗。他要把自己的卡车驶进布法罗的警察所,他要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他做这一切的时候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他宁可让自己在监狱里忏悔也不愿逃离躲避了。  布法罗镇子入口一队警察拦住了卡特的“大鲨鱼”,他把汽车停到路边,惯性地摸了摸口袋里的香烟和打火机,又瞥了眼遮阳板上的电子时间——美国东部时间晚上十点钟,从驾驶室里走出,一个警察立马朝他走过来,他正准备双手抱头接受检查。  “哦,卡特先生,请把双手放下!我是美国边境巡逻警察局的诺亚警长,有些事情希望你能协助我们调查一下!”  “警长先生,您应该逮捕我!”  “不、不、不,卡特先生,我们已经通过你的公司了解你个人的全部,也了解整个事件的全部过程了,请你先跟我回边境巡逻警察局做一下笔录如何?”  离布法罗不远就是美国的边境检查站,边境巡逻警察局就设在那里。卡特坐上警车跟诺亚警长一起回到了边境巡逻警察局,他被安排在了接待室接受问询。  “卡特,你是一名老司机了吧?公司经常安排你跑这条线路吗?”  “是的,我开车有十几年了,这条线路每周我都要往返两三次。”  “你很熟悉这条线路吧?或者说你知道布法罗时常有牧羊人在清晨出现吗?”  一听问道牧羊人卡特觉得身后直冒冷汗,坐在椅子上往前晃了晃身体说道:“警长先生,我能抽支烟吗?”  “没关系,你抽吧!”诺亚警长把两只手一摊同意了。  卡特的双手并没有带手铐也没有被禁锢,他从口袋里摸出骆驼牌香烟又摸出打火机,点燃香烟吸了几口才回到正题上,“是的,警长先生。这个小镇时常有些奇怪的牧羊人出现在凌晨,我开车经常遇到。”  “奇怪的?你怎么认为那些牧羊人是奇怪的呢?”  “因为这个镇子四周被山围住,清晨常常起一些雾。羊吃了被雾气打湿的青草是会拉肚子的,没有哪个牧羊人会在清晨放羊的。”卡特被诺亚警长提的问题搞蒙了,他着急地说:“警长先生,我的车可能撞到人了,他现在情况如何?啊,我的天啊!上帝,保佑那些无辜的人免受伤害吧!这么说,我犯罪了?”  “是的。”诺亚警长毫不掩饰地脱口而出,“你涉嫌肇事逃逸罪将会被法院起诉的!”  “你可能被吊销驾驶执照,甚至是坐牢!”诺亚警长一蹴而就地说出了全部,接着诺亚警长换了一份笔录又开始询问他、  “卡特先生,事发时你知不知道被撞的是个人?你为什么就毫不犹豫地开车辗了过去呢?”  “当时正在下雾,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我本该停下查看一下的,我懵了就借着惯性压了过去。”  “卡特先生,看你的驾驶记录显示你很少有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为什么这次却要选择驾车逃离呢?”  卡特低下头不敢看诺亚警长的脸,闷闷地抽着烟。  突然,诺亚警长站了起来,把询问笔录丢开,双手按住前面的桌子,双眼盯着他。他被突如其来的压抑包围着,此刻他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对不起,我愿意赔偿受害人的一切损失,我愿意接受法院的任何判决!”卡特也猛地站起来,看着诺亚警长的眼睛坚定地说。边境巡逻警察局大厅里传来了一阵钟声,“铛、铛、铛”的敲了十二下。俩人对视的僵局被钟声打破了。  “你知道你的车撞死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但我一定会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的!”卡特毫不犹豫地回道,  “你如何赔偿呢?”诺亚警长语气有些缓和地问道。  “我可以把车卖了,我在费城跟前妻还有一套房子,我还可以跟人借……”  “得了吧,就这么些你是赔不起受害人家属的!你准备好长久坐牢的打算吧?”  “哦,不行,我还要挣钱支付我女儿的抚养费呢!这周三她就要毕业了,我要打算参加她的毕业典礼呢!”卡特怏怏地说着。  诺亚警长嘴角一笑把上衣的风纪扣紧了紧,从桌子上拿出一份文件给了卡特。  “哦,我的天啊!这怎么可能?我不是在做梦吧?”卡特激动地都要蹦起了。  “是的,你看到的就是事实!他们不是真正的牧羊人,他们就是一群跨国毒贩!被你撞死的那个正是全美国的毒枭,他们本来要有大动作的,就是把毒品藏在羊身上从布法罗越境贩卖到加拿大去,可惜死在了你手里,被你的‘大鲨鱼’咬死了。”诺亚警长肯定地说着。  “那么,我不用去法院受审了?”  “美国联邦政府发出A级通缉令来悬赏缉捕他,无论任何美国公民发现或者控制哪怕是杀死他,都将获得联邦政府提供的一百万美元悬赏金!卡特先生,因此政府还将支付给你一百万美元的支票,以此奖励你对社会做出的贡献!”诺亚警长拿出另一份笔录继续说:“不过,介于你有驾驶逃逸的行为,将暂扣你驾驶证12个月。好了,卡特,好好享受为期一年的假期吧!你可以去外面的大厅里休息一下了,明早你们公司会派人来把你和你的车一起接走的。”说完,诺亚警长起身把卡特带到了大厅里。  大厅的墙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正在重播昨天凌晨美国大西洋城里的一场拳赛,刚到第三回合安德烈就被刘易斯一击右勾拳打中,猛然倒地了。这时,大厅里的时钟响了一声…… 共 49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诊断检查
昆明医院专治癫痫
昆明癫痫病医院在哪里